歡迎進入榆林網!
榆林傳媒中心主辦
<
>
首頁 >生態環保 >正文

治污禁漁,讓長江休養生息

發布日期:2020-01-17 09:34
0

根據農業農村部通告,自2020年1月1日起,開始實施長江十年禁漁計劃。此次禁漁力度之大,前所未有。幾乎與此同時,長江白鱘滅絕的消息登上微博熱搜,長江生態環境問題引發高度關注。面對日益惡化的生態,拯救長江,必須“只爭朝夕”。

一直以來,長江流域是人們心目中的魚米之鄉。誰能想到,如今的長江生物完整性指數到了最差的“無魚”等級。在白鱘之前,2007年,白鰭豚被宣布功能性滅絕;2017年,長江江豚僅存1012頭。這些以魚為食、位于長江生物鏈頂層的生靈,最先感受到了無魚之困。

工業污染導致生態環境惡化,“電毒炸”“絕戶網”等非法捕撈方式屢禁不止,讓魚兒在長江中的生存變得異常艱難。據報道,長江漁業的天然捕撈量從1954年的42.7萬噸,下降到了如今不足10萬噸,僅占全國淡水水產品的0.15%。長江漁業陷入了“資源越捕越少、生態越捕越糟、漁民越捕越窮”的怪圈。

據農業農村部統計,長江流域瀕危魚類物種達到92種,瀕危物種接近300種。雖然每年春季會有三四個月的禁漁期,但無法讓魚群繁衍壯大。十年禁漁,可以讓魚類繁殖兩三代,從而恢復種群數量。江若無魚,人何以漁?長江需要休養生息。

禁漁并非只是為了魚,更是為了拯救脆弱的長江生態。共抓大保護、不搞大開發,是黨中央做出的一項重大決策,也是事關國家發展全局的一項重大戰略,各個方面都需要拿出與十年禁漁同等的決心與舉措。

長江經濟帶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驅動力,這里集聚的人口和創造的地區生產總值均占全國40%以上,進出口總額約占全國40%。然而,高速發展的背后,是巨大的環境資源代價。比如,長江沿岸的重化工業高密度布局,“化工圍江”問題由來已久,不僅有大量污染物排放,更存在嚴重的環境安全隱患??此迫萘亢艽蟮拈L江,其實早已不堪重負。

如今的長江,流域生態功能退化依然嚴重,洞庭湖、鄱陽湖頻頻干旱見底,接近30%的重要湖庫仍處于富營養化狀態。沿江產業發展慣性較大,污染物排放基數大,廢水、化學需氧量、氨氮排放量分別占全國的43%、37%、43%。

長江真的病了,而且病得不輕。長江流域是一個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,各類生態要素相互聯系相互影響,要給長江治病,需要從生態系統出發綜合考慮,協同施策。

找準病根,對癥下藥。這需要給長江做一次體檢,系統梳理環境風險和隱患,針對問題,分類施策。2019年2月,生態環境部啟動長江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專項行動,目的就是要弄清楚到底有多少排污口往長江里排污、在哪里排、誰在排、排什么、排多少。牽住入河排污口這個“牛鼻子”,摸清底數,從而為改善長江生態環境質量提供保障。

立足全局,統籌協調。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,前提是堅持生態優先,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,逐步解決長江生態環境透支問題。在這個過程中,需要立足全局,統籌協調,既要謀一域、重點突破,又要謀全局、整體推進。長江沿岸涉及9省2市,經濟發展水平也存在差異。各地在發展中既要立足自身,尋求突破,同時也要樹立“一盤棋”思想,把自身發展放到協同發展的大局之中,形成整體合力。

優化結構,綠色發展。上海市政府發展研究中心的一份調研報告顯示,整個長江經濟帶土地、能源、水資源開發水平均超過全國其他地區的平均消耗強度。在江蘇,80%的重化工項目集中在長江沿岸,其中80%又集中在蘇南地區。因此,修復和保護長江生態環境,推動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,必須調整產業結構,改變以往粗放的發展模式,走出一條經濟效益好、生態環境質量優的可持續發展之路。一方面,還歷史欠賬,推動現有企業提高污染治理水平,減少污染排放,實現綠色轉型。另一方面,優化產業結構,淘汰落后產能,為新動能發展創造條件、留出空間。

2019年12月23日,《長江保護法(草案)》首次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審議。這將是一部全面保護長江流域生態環境的法律,將為長江流域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堅實的法治保障。

作為我國重要的戰略水源地、生態寶庫和黃金水道,長江在維護國家生態安全中的地位舉足輕重。為改善長江生態環境,近年來,中央及有關部門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,涉及長江環境污染防控治理、水生生物保護、建設項目負面清單、生態補償等方面,并且在實施中已經取得了一定效果。但要實現長江新生,仍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。這不僅是對長江負責,更是對子孫后代負責。(劉秀鳳)

本文來源:中國環境報編輯:梁亞玲

微信閱讀

手機閱讀

APP下載

新疆35选72等奖